您当前的位置:腾冲文明网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化艺术

在这烟雨腾冲 想起那美丽的油纸伞
发表时间:2019-08-23   来源:腾冲文明网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最近的腾冲,雨季来临,雨下得淅淅沥沥。这几天上班换了个地方,天天都要路过砚湖广场。烟雨蒙蒙中,寂寥的广场上,那座花街网红桥在雨中静默着,桥下的湖水还是那静止的绿色,桥上那些美丽的油纸伞已经不见了踪影,唯有几串红红的灯笼还在风中摇曳。

一城烟雨,一城花开,一座石拱桥,一桥油纸伞,一个美丽的相遇,这是今年腾冲花街的记忆。记得花街那几天,也是这样细细柔柔,轻轻曼曼的雨。又是一年端午节,四乡花农纷纷涌来,守一城花开的腾冲人,在砚湖广场,拱起花架,摆开阵势,售花卖桔,铺开了一场花的盛宴。

“张茶鲁梅金松树,民国腾冲私家园”,腾冲人一直以来都喜欢在庭院中种花养草,陶冶情操,一举一动,一枝一叶,尽显小城的温雅与娴静。端午花街,在腾冲这块土地上被一代又一代的腾冲人传承着,遵守着。腾冲花街,芳香了城市,芳香了岁月,也芳香了腾冲人浪漫的精神家园。

与花为伴的日子,心情总是说不完的惬意与舒爽。花街那几天,不管是天高云淡,天空湛蓝,还是云遮雾罩,阴雨绵绵,小城的人们都不会误了花期。就算是雨天也会这样撑着雨伞,在花街小雨里慢慢地走。一路看那路边花枝摇曳,看那姑娘巧笑嫣然,看那情侣伞间依偎,看那花街人来人往的各种热闹。

记得今年腾冲花街上,那座砚湖上的石拱桥因为那500把腾冲风情的油纸伞,成为腾冲花街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成了花街的网红打卡点。火山热海、和顺古镇、北海湿地、银杏村、云峰山……,美丽的油纸伞上画满腾冲不一样的风景。风里雨里,一把把腾冲油纸伞,撑起了不一样的腾冲情怀,诗意飞扬地美丽了花街的故事。

腾冲的雨,一般不大,瓢泼大雨的时候不多,一般都是这样淅淅沥沥,清清凉凉的绵绵细雨。烟雨里,撑一把雨伞优雅地走过花街,走过那座挂满腾冲油纸伞和红灯笼的石拱桥。看桥上那些腾冲油纸伞和红灯笼在风中摇曳在雨中美丽,看那雨水在伞边嘀嗒成丝,穿起流年。仿如走过烟雨江南,仿如穿越悠长的时空,邂逅腾冲的雨,腾冲的桥,腾冲的油纸伞。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一首《雨巷》,一程烟雨,一把油纸伞,美了一场江南梦。腾冲油纸伞从中原传来,在这里融入了腾冲特色,在腾冲,油纸伞又叫做“纸撑子”。在这远离江南的边城,腾冲人至今仍在传承着制做油纸伞的传统工艺。

说起腾冲油纸伞,我们就会想到一个地方,那就腾冲固东。固东位于腾冲北部,距离腾冲城约40公里,是一个美丽富裕祥和的小镇,也是我心心念念的家乡。我们村叫顺江,是一个传统的古村落,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素有“顺江故州”之美称。在离我们村不远的荥阳村,也是一个美丽的古村落。荥阳村村庄不大,记得那里的人家都姓郑,那里有着腾冲油纸伞的前世今生。

相传当时在腾越城县衙当师爷的荥阳村人郑以公在城里结识了西街的姓张姓周的两个懂做油纸伞的外地师傅,跟他们学到手艺并带回家乡。从此,荥阳村人开始做油纸伞,一代传一代,岁月如梭,时光荏苒,一做就是几百年。腾冲油纸伞现在已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荥阳村做伞人都是油纸伞制作的世家,是他们在默默守望和传承着腾冲传统油纸伞的制作工艺。

腾冲油纸伞的伞骨伞把为竹,伞面用的就是腾冲界头产的宣纸。这种纸就是被称为腾冲三宝之一的腾宣,宣纸的原材料是当地产的一种树皮,本身的柔韧性就非常好。为了防渗水,用来刷伞面用的是腾冲原生态的柿子油踏芝水。荥阳村人做出来的油纸伞,质量好,质色彩鲜艳,油色光亮,优雅大气。

记忆中荥阳村的做伞人不仅会做那人们行走遮雨的小撑子小油纸伞,他们还会做“大撑子”,也叫“照铺伞”。油纸伞的直径可达三米,伞面多刷成棕红色,很朴素,没有画花草图案。记忆中家乡长长的顺江老街上,一把把大大的油纸伞曾经撑起一个个一排排卖零食卖玩具卖衣服卖柴米油盐酱醋茶满满人间烟火味的铺面。

在腾冲,在荥阳村,油纸伞的制作过程非常繁琐,全部依赖手工完成。一天天,一年年,岁月悄悄在他们指尖缓缓流过,“工序七十二道半,搬进搬出不肖算”,民间曾经有谚语这样说腾冲荥阳村做伞人的不易和艰辛。他们制作油纸伞的工具是古老,质朴,简陋的,能做出那么精美的油纸伞他们靠的是传承了几代人的精湛的手艺。

记得在村里那些深深浅浅的巷子里,在那些被岁月染成旧色的老院子里,那工具和原料摩擦的声音在时空中沙沙回响,那木头在刀尖下迸溅着纷飞四扬的木花。记得那做伞人那穿伞骨时的手脚麻利,那轻裱伞面的小心翼翼,那一遍遍刷油的精细,还有那提笔作画的诗意。乡村岁月,寂寞匠人,这美了整个江南的油纸伞,在今天的荥阳村里有些老人一做就是一辈子。

像所有传统手工艺一样,民间做伞工艺,正在与我们渐行渐远。腾冲油纸伞,是那雨中舒展的美丽画卷,是那风雨中淡淡远去的背影,是那离开家乡的人们藏在心底的乡愁。腾冲油纸伞,今天正如一份时光中逐渐消逝的文化情怀,正略带忧愁却又优雅地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悄然退场。

渐行渐远油纸伞,在今天这个年代,也成了朦胧美、古典美的浪漫文艺代名词。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想像那油纸伞下的爱情。伞下的人或是明眸皓齿的温婉女子,或是一袭青衫温文儒雅的男人。那执手相望的深情,那低头浅笑的温暖,那种从远古里悠然款步而来的深情, 那样柔美,那样温婉,那样让人柔肠百转。

记得那年,传说中的白娘子赵雅芝来腾冲了。朋友圈有人发照片,说此时此刻,端庄大方、温柔高贵的白娘子正撑着腾冲油纸伞,在腾冲漫步青青北海。我想,此时此刻白娘子耳边响起的应该是那《千年等一回》的优美旋律,心里想起的应该是那个凄婉缠绵的西湖断桥故事。

故事里当年白娘子与许仙的一见钟情,只缘在西子湖畔那场雨,那一把伞的情缘。想想那份天人相隔抛不掉的相思,那段人妖殊途忘不了的尘缘,也许只有那一把美丽的油纸伞,才能载得起那么一段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才能穿过岁月的风雨沧桑,让这凄美的爱情故事在人世间代代流传。

古色古香的油纸伞温柔地撑起悠长悠长的回忆。如果说断桥的烟雨,西湖的水,是爱情的泪。那么此时腾冲的雨,北海的水,那就是爱情的甜美。腾冲的油纸伞在腾冲盛开,在腾冲以后每一个岁月静好的日子里,无论阳光与烟雨,油纸伞都将会在我们心中留下一个个爱的美丽瞬间。

“一个烟雨蒙蒙的清晨,一个一身淡蓝色长裙的美丽女子,撑一把典雅的油纸伞,踏着古镇的青石板,穿街过巷,走上石拱桥。此时,一片片烟雨葱茏的天地近在眼前,一幅幅充满诗意的田园风光纷至沓来......”记得在那个月色如水的夜晚,一个人书写流年心事的我曾经在一篇关于和顺古镇的小说里描写了这么一个关于爱情关于腾冲油纸伞的情节。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在这腾冲的烟雨里,一个人撑起家里那把当做怀旧文化符号收藏着的有着浓浓腾冲风情的油纸伞,慢慢走进心中那最美丽也是最遥远的故事。在这腾冲的烟雨里,一个人默默想起腾冲花街那座挂满油纸伞和红灯笼的那座桥,想起记忆中家乡那美丽的油纸伞,想起那些不曾走远疼我爱我的挚爱亲人。(来源:腾冲文创)

 

责任编辑:孙 有福


定州文明网 长泰文明网 石家庄文明网 天津武清文明网 广西文明网 淮北文明网 北京文明网 宁夏文明网 桂林文明网 迁安文明网